记一次上海打车经历:扼制共享出行,请先管好出租车

我们接连拦截了十几辆打着“空车”显示灯的出租车,当司机得知我们的目的地只有4公里时,全部拒载!其中一名司机向我们表示,这趟活他可以拉,但是不打表,我们直接支付60元。

3月初,大力哥因公出差上海,在陆家嘴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参加会议直至晚上21点,而我与同事租住的酒店位于4公里外的源深体育中心附近。由于同行几人背着包带着些许行李,我们决定打车返回旅馆,然而就是这样小小的一个事情,却让我们对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失望万分。

正规出租车夜间变身“黑车”

在丽思卡尔顿酒店最近的打车点,也就是约200米外的全球最大迪士尼旗舰店外,排队打车的人员粗略统计已经超过50人,我们尝试在这里排队10分钟,没有一辆出租车前来拉客。

失望之余,我们一行人再次回到了丽思卡尔顿酒店门口,这里有很多出租车来往穿行,接送旅客。然而我们接连拦截了十几辆打着“空车”显示灯的出租车,当司机得知我们的目的地只有4公里时,全部拒载!

其中一名司机向我们表示,这趟活他可以拉,但是不打表,我们直接支付60元。这对于出租车行业来说可以是天价了,每公里收费15元,这样近乎于敲诈的价格我们没有接受。

酒店门口负责车辆调度的小哥看到我们的窘态,热情地向我们提出询问,当得知情况后无奈的说:“像你们这种情况,在这里肯定打不到车了,两种办法:要么高价拦出租车,不打表;要么叫专车快车。”小哥直言,在上海由于夜间用车需求多、出租车少,很多白天正规的出租车在夜间都会变身“黑车”,不再守规矩。

听罢这番劝告,我们的2位同事便拿起滴滴开始尝试网约车。一位选择快车,但方圆10公里内无车,也没有司机接单。另一位同事选择专车,很快便有司机接单,从距离我们3.5公里的地方赶过来。

十几分钟后,我们顺利坐上了专车,司机丝毫没有对我们的距离过近表达抱怨,反而询问我们是否需要纸巾、矿泉水等服务。我们的路程只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与司机接单后赶至酒店的时间相近,最终的价格也仅有30多元,但专车司机与出租车的服务态度却呈现出巨大的差异。

上海是共享出行管制最严的城市

去年12月,号称“史上最严”的上海网约车新政正式颁布并开始实施。“网约车须沪籍沪牌”的规定开始执行,上海的网约车数量一夜之间大量减少,市民用车寻求再度失衡。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等代表委员递交了建议提案,希望以构建网约车公平竞争的环境为导向,放宽对司机户籍的限制性规定,充分利用非本地户籍务工人员的空闲车辆资源。

近日,业内再度传出消息,上海将暂停共享单车在中心城区的投放,并制定严格的车辆标准。这被视为继网约车之后,上海市再次向共享出行“亮剑”。

对于相关报道,上海市交通委回应称针对共享单车的规范发展和管理问题目前正会同有关部门抓紧研究相关意见,条件成熟时会向社会及时公布。

共享出行该管,但也要考虑供需

平心而论,本人并不是共享出行的坚定支持者,到目前为止使用网约车的次数恐怕不超过10次(也可能是因为穷),共享单车还没有用过。身在IT行业,我亲眼目睹了在共享出行诞生的草莽时代,行业暴露出了太多的问题。

网约车发展至今,以C2C模式为主的快车、专车频繁出现司机不认路、绕路、素质不高甚至出现偷盗、猥亵妇女的事件,无序的网约车发展也导致了城市交通更加的拥堵。为了解决这种乱象,北京、上海等地均出台了严格的网约车管理规范和细则,其中以“本地户口、本地车牌”的要求最为严苛,但这也另监管的初衷变了味,甚至被很多人视为“地域歧视”。

而最近开始流行的共享单车,同样存在很大的问题,占道乱停、车辆损毁、押金不透明、竞争门槛低、投放量超出需求量等问题同样让这一行业出现了不少乱象。但从本质上来讲,这种共享单车的模式对于用户、对于环保均有益处,政府长期没有做起来的环保公益项目,通过企业的商业化运作实现,也是一种变通的方式。

共享经济并不可怕,但确实在草莽时期出现太多问题,这与国人的素质,企业的技术、营运能力,以及官方的管理规范息息相关,一刀切的管理模式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反而会阻碍新技术、新行业的发展。

上海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当快车专车横行的时代,出租车司机纷纷抱怨,甚至聚众反对,理由是网约车扰乱市场。而当共享出行遭到扼制后,出行市场并没有因此恢复规范化,反而是合法的出租车为了自身更大的利益,不顾用户的感受,拒载、漫天要价,这样的行为才真正应当处理。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